媒體報道
刘园园事件-吴圩机场到南宁东站,途悦大众
時間:2019-11-17
0


           編者按:資料圖:梁曉聲。西部世界記者 柯小軍 攝

 讀書、寫作之余,在生活中,梁曉聲也有一套自己的處世原則。
“做好人,首先是對自己有利的一件事”
长沙最繁华的地方。  鄭建衛 攝
 
刘园园事件 “網絡上也有很好的語言,很棒、很精準,但基本是語錄式的短語。寫書的人能夠使文字這種征服人閱讀習慣的作用,最大程度體現出來。因此,我們愛自己國家的母語,這就是我想跟大家說的。”梁曉聲說。
他認為,文化的作用在於不斷的告訴我們人和世界的關系,人和自我的關系,“以前沒有廣播、報紙、電視的情況下,一個人的心靈發育史、精神成長史……一定跟這個人的閱讀史有關”。
“但書籍有一點手機不能比:拿起一本書來讀時的專一性、沈浸性。”梁曉聲比喻,“當你讀一本好書時還有一種感覺,處在一種有緣、感恩和謙卑的狀態:看人家寫的非常好,真像一個好朋友跟你娓娓談心”。
“但書籍有一點手機不能比:拿起一本書來讀時的專一性、沈浸性。”梁曉聲比喻,“當你讀一本好書時還有一種感覺,處在一種有緣、感恩和謙卑的狀態:看人家寫的非常好,真像一個好朋友跟你娓娓談心”。

福建工程学院学生综合管理系统 周克禹 攝
“當我們開始決定做一個好人時,心情愉快了。看世界的眼光變了,對他人給我們造成的煩惱也能以尋常心對待。”梁曉聲說,“我覺得善、做好人首先是對自己有利的一件事,會使我們身  
“白娘子幾乎被塑造成中國的愛神,你看她跟法海決鬥時自知不能戰勝,但是為了愛情也要決一死戰。這裏有著像希臘英雄那樣一種悲劇、英雄的那種狀態,她是為了維護愛情。”梁曉聲感嘆。

邪恶同人。 周克禹 攝
 
他反對以功利目的去讀書的行為,“你今晚要炒菜去打開菜譜這可以,養花不會去打開手機(查)這可以,但是讀書這件事,跟我們的關系本來就應該是日常的關系,是一種生活方式的關系”。
他也註意到手機的流行和碎片化閱讀的問題。梁曉聲說,手機閱讀有幾點絕對不是書籍能比,“一個是手機內容的趣味性、娛樂性。有一天我真試著看了一下,發現看著上癮:我從小喜歡貓、狗,因此一點有N多關於養貓、養狗的視頻”。
作家梁曉聲。現代出版社供圖
“白娘子幾乎被塑造成中國的愛神,你看她跟法海決鬥時自知不能戰勝,但是為了愛情也要決一死戰。這裏有著像希臘英雄那樣一種悲劇、英雄的那種狀態,她是為了維護愛情。”梁曉聲感嘆。

湖北中医药大学是几本  鄭建衛  攝
 
“我不是只讀小說,甚至40歲之後我讀的閑書比小說多得多,這會有什麽好處呢?”梁曉聲自問自答,“第一,我補上了文學家可能是科盲的短板。比如列車上要是對面坐著一個學法律的,你不會跟他沒話說。交談後,知識就又會豐富一些”。

上壹篇: 康先生系列
下壹篇:安徽艺术学院

冀公網安備 29026號